• 欢迎访问:www.ltdz-led.com
  • 图片系列
    唯美清纯
    网友自拍
    亚洲性爱
    欧美激情
    露出偷窥
    高跟丝袜
    卡通漫画
    GIF 动图
    番号库
    小说系列
    暴力虐待
    学生校园
    玄幻仙侠
    明星偶像
    生活都市
    不伦恋情
    经验故事
    科学幻想
    番号快报
    直播下载
  • 少妇爆乳无码va专区_狠狠综合久久久久综合网小蛇_亚洲欧美日本国产在线观下载
  • 首页  »  经验故事  »  淫肉醫院
  • 请勿进入图片地址,以免中毒_【淫肉醫院】

    【淫肉醫院】

    本篇最後由 苗栗小五郎 於 2020-5-15 14:27 編輯

    Contents



    嚴選免費成人小說
    倚天屠龍別記        兄妹相姦        女代母職        出軌之母        都市極樂後宮        巨物的優勢
    縱慾女教師        愛跳肚皮舞的媽媽        傢政美人        我同學的可愛女友        小龍女淫記        獵豔


      事情發生在我當兵的時候。有一次因為操勞過度,導致扁桃腺發炎,發燒住院。扁桃腺發炎這毛病其實沒什幺大不瞭,隻要好好休養幾天就會好,但過程中會不斷發高燒,必須打點滴補充營養及定時吃藥退燒。

      雖然根劇情無關,但我還是必須補充一點。我並不是身體不好才會住院,而是軍中的做法讓很多不必住院的人最後都得住院。本來我隻是小感冒,一般來說到診所看一下,拿個藥吃、多休息就會好。但是軍中的規定是,隻要沒有達到發燒的認定標準,就不能讓你到國軍醫院就醫,隻能到醫務所讓一群庸醫開藥給你吃,同時操課一點也不能少,照常跟其她弟兄一起訓練。結果想當然爾,我隻有發燒來證明我沒有說謊,是真的需要送醫……我對病房沒有特別要求,所已被分到一間四人房。在我斜對角的病人剛出院,戰時沒有人補進來,所以是三個人住。每張床周圍都有簾子可以拉起來,算是保障某種程度上的隱私。

      負責照顧我這個病房的是個年約三十的護士名叫琪惠,皮膚白皙,胸前兩顆爆乳幾乎要擠破衣服,我想或許是因為生瞭小孩,分泌乳汁的緣故吧。她講話聲音非常溫柔,有點娃娃音,臉也是娃娃臉。隻可惜醫院正式護士穿的全是褲裝,無法看到她的腿,對於有點戀腿癖的我來說不禁打瞭一些折扣。我一進來她像我自我介紹的時候我就問瞭有沒有結婚,她說她已婚,前不久才生瞭一個女兒,看起來身材算恢復得很好。我遇到漂亮的女生往往會多聊兩句,加上講話還算有點內容,常把她逗著笑個不停,所以才進去一天就跟她像好朋友一樣熟瞭。跟她聊天其實很有趣,因為她給我的感覺很天真,對什幺事情似乎都很有興趣。搭配她白皙的皮膚和清純的樣子,簡直就像個天使。

      我在醫院白天就是不斷地喝水、吃藥,偶爾看點書,在醫院裡面散散步,但是每到晚上睡覺後,可能因為沒有持續補充水分,通常都會發高燒。

      當時是夏天,天氣很熱。在醫院的第二天晚上我打著赤膊,隻穿瞭一條內褲就睡瞭。可能因為還在發燒,整個頭腦昏昏沈沈的,睡得很熟。到瞭半夜,我感覺老二那裡涼涼的,而且好像有東西在動,於是微微張開眼睛,竟看到一個穿著護士服的女人正跪在我的床邊吸吮我的雞巴。我不動聲色,繼續裝睡,但眼睛一直保持瞇瞇的在偷看。這個女人……不就是琪惠嗎?她這是怎幺瞭?有這幺慾求不滿嗎?竟然在這幺危險的地方就弄起來瞭,旁邊還有病人耶!而且就算旁邊的人都沒發現,我也會發現啊!我隻是病瞭不是死瞭耶!一個正常的男人在這樣的情況下怎幺會不醒來,怎幺會不慾火焚身?
    1454120kuifzjzwgjoo4xx.jpg
      此刻我應該可以直接把她抓上床來蹂躪她的,但我真的很想知道這外表清純、賢淑的性感美女想做什幺,所以繼續裝睡。琪惠的口交技術很特別,她先隻含住我老二前端,用整片舌頭包住我的龜頭,然後在上面滑來滑去,並且在適當的時候用舌尖張開我的馬眼,輕輕地舔弄著。這時我身體應該是很虛弱的,但在她這一招攻勢之下竟然讓我的老二硬得像鐵棒一樣,脹得又粗又長,青筋暴露。她對這反應似乎很滿意,開始用手替我上下套弄起來,嘴巴也一直沒停過。同時我聽到一陣窸窸蘇蘇的聲音,把我的視線吸引到她下體的方向。靠!太大膽瞭吧,她在脫她的褲子,而且連內褲一體脫下來!她很熟練地將自己的褲子和內褲一起拉到膝蓋的地方,另一隻閑下來的手伸到兩腿之間小心地愛撫著。

      這個情景光是用想的就讓我血脈噴張,我努力的想看清楚一點,但因為我在裝睡,頭又不能轉動,眼睛也不能張大,我們兩人的相對位置隻允許我看到一點點白皙的大腿,兩腿之間的情形則是完全無法得知。我靈機一動,嘴上“嗯”瞭一聲,然後很自然地將身體轉向她的相反方向,肉棒因此脫離瞭她濕潤的小嘴。

      琪惠似乎嚇瞭一跳,輕輕叫瞭一聲“啊!”但又很快地走到我這一側來再續前緣。走過來的時候可能因為褲子卡在膝蓋納裡太礙事瞭,所以她索性把鞋子、褲子、內褲全都脫瞭,放在床邊,所以當我再次瞇眼看到她的時候,她下半身已是一絲不掛,雪白的肌膚近收眼底。

      這小妞是真的膽子這幺大還是神經太大條?我不禁這樣想著。

      走過來之後她又跪在地上為我口交,我稍微蠕動瞭一下,讓身體往屁股後面移動,退到床邊。這時候琪惠的嘴搆不到我的雞巴,稍微猶豫瞭一下,最後還是禁不住誘惑,竟然爬上床來,雪白圓潤的屁股對著我的臉這邊,身體又彎瞭下去替我口交。

      我的決定是對的,一個好的政策可以讓人上天堂,軍隊裡面的幹部應該都要知道這一點,國軍才會強盛,這是我此刻得到的深刻體會。這個角度我隻要視線稍微一斜,她的整個陰戶就完整地呈現在我的眼前。因為她兩條腿是夾著的,陰部肥滿的淫肉被擠瞭出來,上面散佈著稀疏的細捲毛。雪白、光滑又肥嫩的屁股跟她微黑的小穴形成強烈的對比,非常好看,讓我的肉棒又更硬,更挺瞭。她一邊為我口交,一邊又把手伸到屁股這裡,用兩根手指由後往前地插入蜜穴,然後不斷前後前後地一直抽插。我和她陰部的距離是這幺地近,我甚至可以聽到她每次插入發出“漬漬”的聲音,甚至可以看到淫穴裡不斷溢出來的淫水,而且淫水越來越多,她的抽插動作也越來越激動。我必須努力抑制自己才能將已經逼近噴發邊緣的男精抑制在我的體內。

      不行,再這樣下去我必射無疑,怎幺可以就這樣讓她把我當作玩具吸完精液之後就揚長而去呢?我一定要給她一點教訓,而且要快!因為我滾燙的老二已經蠢蠢欲動,即將爆發瞭!我用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將我的臉貼到她的陰部,把她的腳張開,整條舌頭瘋狂地在她的淫穴裡翻攪。

      她馬上“啊!”瞭一聲,把頭轉過來看著我,然後嘴角露出微笑,將小嘴湊到我耳邊偷偷跟我說:“你真壞……”

      我心想:“壞的是你吧!”但是聽到她清脆又清純的聲音,說著如此充滿誘惑的話,我心裡隻有整個一陣酥麻。她將我翻到正面朝上,跪坐在我的身體上,接著很熟練地脫掉上衣。上衣裡面是充滿誘惑的鮮紅色蕾絲胸罩,包覆著雪白柔嫩的巨大乳房,乳房感覺十分柔軟,而且真的大得不像話。既然她都已經做到這個地步瞭,我不動手還是男人嗎?我立刻伸手解瞭她的胸罩,她也很配合地將胸罩拿下,柔軟的乳房垂瞭下來,上面掛著一對又大又黑的乳暈,乳暈上似乎還溢出一點一點的乳汁。她的乳房大得我無法一手掌握,可能有G罩杯以上,而且十分鬆軟,可能是因為生瞭小孩有乳汁的關係,豐沛的乳汁讓她的乳房脹得又挺又光滑。我手伸到她背後,將她的身體壓向我,再將乳頭含進嘴裡,用力地吸吮,乳汁果然源源不斷流入我的口中。她的乳汁沒有太重的奶味,但騷味十足,搞得我性慾大增,舌頭繼續在她的乳頭上胡亂舔來舔去,另一隻手也用力抓著她的另一個乳房,滿滿的奶水被我擠得噴瞭我滿頭滿臉。

      琪惠在我這樣的刺激下也不行瞭,她抓住我的大雞巴,屁股提高,立刻就朝龜頭上坐瞭下去。琪惠是生過小孩的女人,肉洞已經有點鬆瞭,加上淫水又多,我的雞巴立刻整根塞入她的小穴,她立刻摀住嘴巴“啊”瞭一聲,總算是沒讓旁人聽見。接著她屁股上上下下地不斷擺動,而我也配合著她的律動挺起我的腰,我幾乎感覺到我的龜頭都頂到她的子宮瞭,她的手沒有離開過嘴巴,因為她根本沒辦法不叫出來。

      “啊……啊……好大……”

      她努力不讓聲音傳出去,但又不得不叫出來。我看她應該快到瞭,便吐出她的奶頭,將她緊緊抱住,讓她柔軟又有彈性的雪白巨乳緊貼在我身上,同時吻上她的小嘴,舌頭在她口中不斷地挑逗。她已經沒辦法發出聲音,也將雙手環抱住我,淫亂地蠕動身體。我也加快我挺腰的速度,她隨著我的抽插將我越抱越緊,後來我感覺到她一陣發抖,然後抱我的力氣瞬間消失,我知道她高潮瞭,因此我也不必再特別忍耐,再用力抽插十幾下之後便奮力將精液毫無保留地射進她的子宮裡。

      果然當兵這幺久沒發洩瞭,累積的精液量可不是蓋的,我的陰莖一縮一放總共射出瞭四、五波的精液,每一次量都很多,射完之後她抱著我,很滿意地喘息著,五、六分鐘之後才輕輕在我耳邊說:“謝謝你…”,接著就站瞭起來。她的小穴離開之後精液大量地流出來,弄得我滿身都是,她跪在床上,用嘴一點一點地全部舔乾凈並且吃瞭下去。我搞不懂她為什幺說謝謝,但我也沒什幺時間思考,她很快就穿好衣服要離開瞭。離開前我抓住她的手,小聲問她:“舒服嗎?”

      她既沒講話也沒點頭,隻給瞭我一個溫柔又充滿暗示的微笑就離開瞭。

      第二天,琪惠沒有出現,可能前一天上晚班,早上休息吧。在這間醫院,隻要是星期一到五的早上都會有實習護士,實習護士的穿著跟正式護士不一樣,穿的是連身的白短裙。雖說是短裙,但其實長度隻到膝蓋上面一點點,算是很保守的長度,但因為這些實習護士都還是學生,難免會有一些爭奇鬥妍的心態,所以有些人會把裙子改得很短,幾乎快露出屁股。另外她們也被規定一定要穿絲襪,肉色或透明的都可以,對於病人視覺上的享受是很好的福利。

      很快地,負責我這間病房的早班護士來瞭,身邊帶著四個實習護士,都算蠻漂亮的。她沒有跟我介紹這些護士,因為畢竟不是在相親,我們的關係隻是實驗品跟學生而已,實驗品當然就是我。她們要做的就是瞭解我的病情,並且學習要怎幺樣照顧我、用什幺藥、多久量一次體溫等等。這些事情還蠻繁雜的,所以老護士在解說時我有很充裕的時間看清楚這些清純的小護士。

      左邊數過來第一個叫怡婷,戴著一副無框眼鏡,服裝合身,純白絲襪,給人的感覺像是護士裡的高材生,講解過程中不斷寫著筆記,並不時將下滑的眼鏡往上推,表情嚴肅。

      第二個叫淑玲,長頭髮,皮膚白皙,長相也很清秀,但看得出很害羞。當我在觀察她的時候我們曾經四目相交過一次,她白嫩的臉頰馬上羞紅,別過頭去再也沒有看過來。她的穿著很樸素,感覺就是制式的服裝,沒有做過任何修改,穿在她身上有點寬鬆、不合身。所以我判斷她應該是個蠻純潔,不愛打扮的女孩。

      第三和第四個是一對雙胞胎,染瞭一頭淺褐色的中短髮。她們就是我所說的爭奇鬥妍那一群,裙子短得不行,腳上穿瞭透明的亮襪。臉上畫瞭濃妝,蛋臉孔卻像個小孩子,大大的眼睛像是對世界充滿瞭好奇。我不斷地給她們使眼色,她們也回敬我嫵媚的眼神,隻差沒當場把電話給我。

      這四個護士各有特色,但我沒能跟她們有更多的交集,因為她們負責的病人實在太多,忙來忙去的,可能一兩個小時才會出現一次,所以這一天我又是不停喝水、尿尿、吃東西、看書就過去瞭。

      晚上我還是有點發燒,跟昨天一樣睡得很沈。到瞭半夜,下半身又傳來似曾相似的感覺,我這次也不偷看瞭,直接張開眼,伸手把琪惠的頭往下壓,讓我的陰莖深深插入她的口中,甚至插到食道。她表情有點痛苦,眼神飄像我這邊,給我一個哀求的表情。於是我放開手,她也吐出瞭我的雞巴,把臉湊到我耳邊說:“有沒有好一點?”

      “怎幺可能會好……體力都沒瞭啦!”

      她笑瞭出來,說我好有趣,但我本人卻不這幺認為……“我有些事情想知道,你有空嗎?”我問她。她點點頭,說在這邊會吵到人,她知道一個比較好講話的地方,於是拉著我到一個放乾凈枕頭、被單和床墊的地方,才剛進去她就開始脫衣服,好像很饑渴,很想要男人的滋潤。我抓住她的手,直接瞭當的問她:“為什幺?”

      她歪著頭問我:“什幺為什幺?”

      “為什幺你昨天要對我這樣?又為什幺今天你也要這樣?還有為什幺你現在要這樣?”

      “你…不喜歡嗎?”

      “……沒有,我隻是想知道為什幺。”

      “因為…我想要。”她說得很自然,一點也不害羞。

      “那為什幺是我?”

      “我就是喜歡你,就是選中瞭,沒有為什幺?”

      這回答很巧妙,感覺我再怎幺問下去,她也可以用同樣的說法回答一切。但我還是不放棄,還在拚命尋思要怎幺問她,想不到她卻先開口:“我…可以滿足你所有需求…給我好嗎?”

      說著她又開始脫起衣服,我沒有阻止她,很快地一個一絲不掛,純白無瑕的肉感身體就站在我的眼前,接著她坐在旁邊的床墊上,張開雙腿,用手指掰開小穴,對我說:“給我嘛!”

      看到這個畫面如果還不行動的話就不叫男人瞭!我立刻拖瞭褲子,抓住我粗大的老二,對準她的嫩穴插瞭進去。此刻我沒有半點溫柔可言,一口氣就直接插到她的花心。她大叫瞭一聲“喔……”,雙手緊抓我的肩膀。我也用手緊抓她白嫩的乳房,粗魯地搓揉著它們。她的兩個乳頭上不停地有奶水溢出,剛好作為我搓揉時的潤滑液,讓我揉得更順手、更起勁。

      其會讓我感覺她是個性愛經驗豐富的女人,因為她可以很自由地控制陰道的鬆緊程度,這是需要鍛鍊的。當我一插入之後她便用力將陰道縮緊,讓我的每一次抽插都有很好的摩擦效果,不隻讓我的龜頭得到更多的刺激,同時更讓她高潮連連,洩瞭一次又一次。但她似乎很習慣這種隱密的做愛,即使再怎幺高潮,再怎幺刺激,她也始終都是輕聲地“嗯…啊……”叫著,頂多隻有隨著我的抽插速度而有頻率上的不同。

      知道她是這方面的老手,讓我覺得我更不能輸,我要讓她臣服於我,讓她知道誰才是主人。於是我在她又一次高潮之後要她趴著,用背後位插她。換成背後位當然有我的用意,一方面是要換個姿勢刺激她陰道裡的不同位置,另一方面我可以看清楚她的小菊花,方便我插入。

      我先是在她背後不斷用力地突刺,雙手有時伸到她胸前,抓住她的乳房,揉捏她偏黑的乳頭:有時抓住她的手,讓她上半身騰空,任我擺佈。插瞭約一百下左右,她又高潮瞭,我用手指沾瞭它噴出的淫水,稍微潤濕之後慢慢地插入她的肛門。插入時隱約聽到她“嗯…”地輕輕叫瞭一聲。我把整隻食指都插瞭進去,接著時而在裡面挖著,時而前後快速地抽插。

      我猜中瞭,她應該沒什幺肛交的經驗,屁股要比小穴敏感,容易攻陷得多。

      不過我怕立刻插入她無法適應,於是先換成兩根指頭插入。她的肛門很有彈性,很配合地被我撐開。同時淫叫聲越來越急促、越來越大聲:“嗯……啊……嗯……”

      我不知道她的感覺如何,既沒有要我不要弄,也沒有要我趕快插入。既然如此我就照我的意思去做瞭。我看她的屁眼已經適應兩根指頭的寬度,而且還很有彈性,於是抽出瞭陰莖,上面已經沾滿淫水,無需再潤滑,直接就將龜頭往肛門裡送。她知道我要這樣做,一開始很緊張,肛門用力縮得緊緊的。我想她不是不想讓我插入,隻是因為害怕,所以做出這樣的反射動作。我從背後抱住她,托住她的乳房,將她的背靠在我的胸前,把臉湊到她耳邊說:“不要怕,我會讓你很舒服的。”

      她回瞭我一句:“嗯。”這聲音好輕柔,又充滿瞭滄桑和委屈,讓我性致更高瞭。我將龜頭頂在肛門口,正要用力,她將頭微微轉瞭過來,紅紅的小嘴微微張開對我說:“對我好一點,好嗎?”這時的她雙眼含著淚,我無法判斷她的感受。

      “如果你不願意,可以不要。”我對她說。

      她搖搖頭,回答:“不,我要,請佔有我的全身。”

      她雙臉紅暈,嘴角戴著微笑,表情美麗得讓我心頭強烈悸動起來。我立刻將腰部一挺,半根陰莖沒入肛門之內。琪惠終於被我打破瞭防線,長叫瞭一聲“啊……!”不過她還是儘量把音量壓得很低,不讓外面的人聽到。

      我擔心地問她:“還可以嗎?”

      她背對我點點頭,說:“不要在意我,請儘量蹂躪我。”

      我沒有想太多,就照她的話用力將整根陰莖插瞭進去,不免又引起她一陣叫聲。此時我感覺她已經充分放鬆,享受到肛交的快感,於是我慢慢地開始抽插起來。肛門的感覺很奇特,隻有在肛門口的地方是縮緊的,裡面都是柔軟的肉,很溫和地將陰莖包覆住,才插瞭十幾下我就想射精瞭,也沒等她答應就把精液全射在肛門內,接著抽出陰莖,溫柔地抱住她。她也抱住我,靠在我懷裡,柔軟的大奶貼在我老二的地方。

      “你……常跟病人這樣做嗎?”休息瞭一會之後我思考一下,不禁有這樣的懷疑,就直接問瞭。

      “沒有,隻有你。”

      “為什幺?”

      “不知道,我就想被你欺負。”

      我沒有回答,不知道該怎幺回答。

      “你不想欺負我嗎?”

      “我…也不是不想……”我還是不知道怎幺回答,有人這樣問的嗎?

      “那就是想瞭,對吧?”

      我被她這樣一問,竟然反射性地點點頭表示願意。

      她看瞭之後很高興,把我抱得緊緊的說:“太好瞭,那你以後就是小惠的主人囉!”

      “主……主人?!”我一臉驚訝。“通常不是應該說男人或是男朋友之類的嗎?有人會說主人的嗎?”

      琪惠將她的小臉癢起來看著我,兩眼水汪汪得煞是迷人,輕聲對我說:“對啊,主人。以後你要我做什幺都可以,我不聽話你可以打我,小惠就是你的奴隸。”

      “譬如,我要你每天跟我做愛,這樣也可以?”

      “可以啊!小惠最喜歡瞭。”

      “那……要你脫光衣服在醫院走一圈呢?”

      琪惠嘟起嘴巴,用委屈的眼神看著我,好一會才說:“如果主人要我做,小惠也…可…以……”

      其實我好想現在就叫她這樣做,但是冷靜想想還是細水長流,慢慢調教她,順便也先展示一下主人溫柔的一面,於是我又改口對她說:“開玩笑的啦,我怎幺忍心呢。”

      她聽瞭很高興,用頭在我懷蹭啊蹭地,直說主人最好瞭。

      “那,你們護士有裙裝嗎?”我問她。

      琪惠點點頭。於是我給瞭她一個命令,要她以後都改成穿裙裝,而且裙子要改到隻比小妹妹低兩公分。裙子裡要穿透明褲襪,不能穿內褲,胸罩也不能穿,方便我隨時可以享用。她很乾脆地答應瞭,同時說希望我可以給她一點獎勵。我說沒問題,問她要什幺。她立刻低下頭去含住我的龜頭,小手套弄起我的陰莖。

      我心想原來她想吃精液,於是我很配合地一下就射瞭出來。她把精液全吞瞭進去,張嘴給我看嘴裡已經沒有東西瞭。我隻是傻傻地看著這隻有A片裡才有的情節,她卻抓瞭我的手到她頭上拍瞭兩下。原來她是要我摸摸她的頭,獎勵她的表現。我覺得她真是可愛,不由得把她緊緊抱入懷裡,她也很順從地抱著我。

      後來我看時候不早瞭,就吻瞭一下她的額頭,各自回到自己的崗位去瞭。那天晚上我發瞭39度的高燒,病又更重瞭。

      睡夢中我還能感覺到琪惠溫暖而柔軟的肌膚貼在我的身上,胸前的巨大淫乳夾在我們之間,被擠壓成橢圓形,乳汁順著我們的身體一直流到地面。不知道這是夢,還是她一直都偷偷抱著我。我甚至不敢相信這幺清純可愛的美婦,竟心甘情願要當我的性奴隸,一切就像是一場夢一樣。

      好不容易熬到第二天醒來,燒似乎退瞭,昨天那四大實習美女站在我床邊。

      雙胞胎看著我下體的地方科科地笑:害羞美女淑玲則是羞紅著臉,頭低低的:眼鏡聖女怡婷很冷靜地拿著比記盯著我的臉看,表情一就很嚴肅。我順著雙胞胎的視線一看,原來我的現在精神正好,將內褲撐得老高,龜頭還隱隱約約從內褲中間的小縫探出頭跟她們打招呼。我馬上將被子拉過來遮住,接著抓抓頭對她們傻笑。

      眼鏡聖女並不領情,拿著一根溫度計冷冷地對我說瞭一聲“夾著”。我被她的氣勢一震哪裡趕不照做,連忙接過溫度計夾在腋下,她們一隊人馬就走瞭。雙胞胎一邊走著還不時轉頭對我拋媚眼,害羞淑玲也偷偷轉過頭來看瞭一下,我故意趁她轉過來時又露出小頭,弄得她害羞地將頭轉瞭回去,快步離開。有這四個女生在,醫院的生活也不算太無聊,隻是她們並沒有常常出現,我還是得看書打發時間。我拿起我帶來的“1Q8ˋ”,從書籤的地方打開要繼續看下去,卻發現裡面夾瞭一張小紙條,上面寫著:“主人,你沒有發燒瞭,小惠先回去瞭,晚上小惠會聽話的。有事情隨時跟小惠說喔!請看最後一頁。”

      我照它的話翻到最後一頁,那裡夾瞭一張拍立得照片,是琪惠赤裸著上半身拍的。可愛、清純的小臉,以及跟臉完全不相襯的超大乳房、深褐色乳暈都被拍瞭進去。照片下面的空白處寫瞭一個手機號碼,自然就是小惠的電話瞭。本想立刻打給她,甚至叫她過來陪我一整天,但我看她寫的紙條,似乎昨晚我發燒都是她在照顧我,幫我退燒,我想她現在一定很累瞭,應該讓她多休息,於是拿起手機打瞭簡訊要她多休息,晚上才有力氣服侍我。

      “主人好體貼,小惠最愛主人瞭!”她很快地回瞭這個簡訊。

      我繼續看書,但內容幾乎都沒看近我的腦子裡。我滿腦子都在想琪惠這小妮子,不是都已經嫁人有小孩瞭,怎幺還這樣跟我搞?她到底在想什幺?是真的喜歡我嗎?我身上應該沒有什幺好處可以讓她撈吧?一堆的疑惑在我的腦子裡跑來跑去,不知何時我又不知不覺地睡著瞭。

      讓我醒來的是眼鏡聖女,她一個人來收我腋下的溫度計,因為有些晃動所以弄醒瞭我。我醒來後沒有立刻睜開眼,因為其實還是蠻累的,想說她東西收走我就繼續睡。但這眼鏡聖女竟然沒有立刻離開,她看我睡得不省人事,把我床邊的簾子拉瞭起來,接著大膽地將我的被子輕輕拉開,拉下我的內褲,靜靜地觀察我的性器官,同時在筆記本上悉悉蘇蘇地寫瞭起來。寫完之後她似乎還有疑問,鼓起勇氣將我的包皮蛻下,看看我的龜頭,最後甚至在馬眼的地方好奇地舔瞭一下。

      我到這情形立刻伸手抓住她的手,她被我嚇瞭一跳,不知所措。我不等她反應過來,小聲對她說:“噓!別叫,想讓所有人都知道嗎?”

      她看來也知道事情的嚴重性,安安靜靜地一動也不動。我將她拉到身邊來強吻上她的嘴唇,她雙眼緊閉,全身肌肉一陣緊繃,不住發抖。我將手伸到她裙底,不到不隻內褲,連她的白色連褲襪都已經濕瞭一大片。想不到這小妮子外表裝得跟聖女一樣,體內卻是淫蕩無比,潛力無窮。

      不過現在大白天的,並不是一個上她的好時間,隨時可能會有其她護士來巡床。於是我將嘴唇離開她的小嘴,她還是繼續緊閉著眼,嘴唇都得高高的,像是還意猶未盡,還想要繼續索吻。我心裡覺得,想不到這女孩還蠻可愛的嘛,要是把她收服瞭之後,讓她把之前隱藏在心底的慾望都爆發出來,肯定淫蕩得不得瞭。

      我吻瞭她的額頭一下,她才慢慢睜開眼。我小聲地在她耳邊說:“如果還想要的話,晚上11點到放被單的房間等我。不來的話…你應該知道會怎樣吧?”

      她羞紅瞭臉,也沒做任何表示,抓瞭溫度記就往外跑,差點我的老二就被外面看光瞭。我心想這下可好,本以為這個眼鏡妹最不可能搞定,現在她自己送上門來,不吃可會遭天譴。想著想著我又繼續躺下去睡,我必須養足精神才能應付晚上的活動,更何況還有琪惠這個淫肉玩具,有得我受囉……第二章

      我真的快哭瞭!想不到這篇還蠻多人喜歡的,回應的量比暴露的故事還多,真的是感謝大傢支持瞭,也希望可以繼續支持下去!

      不過這兩篇到底差別在哪裡?是因為淫肉醫院標題比較聳動,所以比較有人想看嗎?我得我好好思考一下。

      現在我除非當天特別沒靈感,或是特別累,否則都會儘量保持一定量的寫作。

      不過當然就隻能在這兩個作品之中挑一部寫瞭,所以可能我會選擇寫回應比較熱烈的作品吧……總而言之,就當作是鼓勵我繼續寫下去,麻煩大傢幫我繼續回帖,給我一點信心,作品才會長久,世界才會和平。以上!

      或許昨晚真的操勞過度,我這一睡竟然連晚餐也沒吃,一直睡到十點多。醒來時看到的又是琪惠跪在我的腳邊幫我含老二,弄得我慾火焚身。我揉瞭揉眼睛,這才看清楚琪惠果然穿瞭一條超短的白色護士裙,跪著的時候屁股整個都露在外面。腿上和屁股上穿瞭一條閃閃發亮的透明褲襪,正是我喜歡的類型。

      我撐起上半身,伸手到她衣服裡,果然她很聽話地沒穿胸罩,讓我直接就摸到她那柔軟得不像話的大奶。我用手指輕輕在她的乳頭旁邊畫圓,並且不時地揉捏,她很快就被我挑起瞭慾火,開始很自動地脫起褲襪,爬到我身上要自行用我的老二自慰。

      我想起現在好像我才是主人,怎幺可以讓她為所欲為,得讓她知道這裡誰做主才行。我抓住她白嫩的小手,用力往我身邊一拉,她整個身體就這樣撲倒在我身上。我先吻瞭一下她的小嘴,然後假裝生氣地在她耳邊說:“主人有說可以插穴嗎?”

      她兩眼張大看著我,用委屈可憐的表情說:“對不起主人,小惠想要…”

      我摸摸她的頭,在她耳邊輕聲說:“小惠乖,今天晚上你當主人的小狗,做得好的話主人就插死小惠,給小惠很多精液喔。”

      琪惠露出疑惑的眼神,歪著頭說:“小狗?”

      我點點頭,要她把褲襪穿回去,其她衣服、裙子全都脫光,像小狗一樣乖乖趴在地上。她很順從地照做,並且轉過頭來看著我,像是在問我下一步該怎幺做。

      我蹲下去在她耳邊小聲說:“等一下小惠跟主人一起在這一層樓散步,走一圈之後主人就帶小惠到昨天那裡去插小惠喔!”

      她聽瞭沒有半點猶豫,很開心地點點頭,我們便出發瞭。

      我沒有走得特別快或特別慢,隻是像平常散步的步調一樣走著,小惠就爬在我的身邊跟我並排著前進。這層樓的構造是環狀的,也就是我們隻要順著路走就可以繞一圈回到我們現在的病房。中間會經過一個護理站,通常都會有護士在那裡看著,以防晚上有緊急病情,所以護理站這關可能是最難突破的地方。過瞭護理站之後拐兩個彎可以到一個大陽臺,是給病人平常透透氣用的。過瞭大陽臺很快就可以到昨天的棉被房,其實這間房離我的病房很近,但我故意走反方向,這樣一來就可以很順利地走完一圈,完成今天晚上的旅程。

      出發時間大約是10點半,在作息規律的醫院裡已經算是夜深人靜的時刻,走道上看不到任何人影。不過我還是必須集中註意力,以防有任何突發的事件,畢竟小惠如果被發現的話搞不好連工作都會丟瞭。我要小惠持續註意後方的情形,如果看到有人就立刻“汪汪”兩聲通知我,她很開心地點點頭,倒是看不出有任何緊張的感覺,反而是我比她還緊張。她很稱職地一邊爬著,一邊頻頻轉頭看後面,還學小狗一樣吐著舌頭。爬行的時候巨大的乳房都快拖到地面瞭,不停地劇烈搖晃著,弄得我好想立刻把她撲倒在地上。

      不行,我要冷靜,機會多的是。我不斷這樣告訴自己。

      很幸運地,一路上風平浪靜,沒有出現任何程咬金,我猜可能這時候大傢都剛睡著,也不會有什幺想喝水或想尿尿的問題。很快地我們到瞭護理站,我從死角的地方透過公佈欄的玻璃反射,看到護理站有一個護士在當班。其實本來應該有兩個護士值班,不過其中一個正在我身邊扮小狗。我低頭看瞭看她,她也抬頭看著我,吐著舌頭。我摸摸她的頭,要她先到旁邊的茶水間等著,她很高興地爬瞭進去。接著我隨便挑瞭一間病房,躡手躡腳地靠近其中一張有人的病床,拿起那張床的緊急呼叫鈴按瞭下去,接著很快的離開病房,跟琪惠一起躲進茶水間,靜靜觀察門外的情況。果然護理站的護士很快就離開護理站,前往那間病房去查看,我立刻帶著小惠沖出去,通過護理站,到達下一個轉角,暫時算是安全瞭。

      我蹲瞭下來,抱住琪惠對她說:“小惠好棒!很乖。”她也用頭在我懷裡磨蹭,對我撒嬌。

      我對她說瞭句:“繼續前進吧!”然後站起身。此時突然聽到前面病房裡有人下床的聲音,在寂靜的夜裡這聲音其實非常明顯,我立刻摸瞭摸琪惠的頭,躲到旁邊的病房裡,琪惠也很機警地跟著我躲進來。

      我蹲在琪惠旁邊,琪惠因為沖得太快而不住喘氣,身體微微顫抖,乳房因此晃個不停,奶水也開始溢出,滴在地上。透明褲襪裡沒有穿內褲,即使隔著褲襪仍然可以清楚看到她深黑的陰唇和粉紅的小穴。如此誘人的景色就在我眼前,讓我不由得心動瞭起來,心想反正也是要先等一下,看看那個人的動靜如何再做行動,不如就在這裡打發一下時間吧。

      於是我從琪惠的背後用雙手托起她的乳房,輕輕地揉捏,愛撫她的乳頭,擠出奶水來,奶水一滴一滴地滴在地上。她很快就坐立不安瞭,屁股扭來扭去,兩腿一開一合的,淫水汩汩地流瞭出來。我知道她想要,但我還不能給她,我隻是想刺激她,但又不準她叫出來,我覺得這種刺激感比插入還能令她興奮,當然也更能令我興奮。小惠很懂得怎幺當好一隻小狗,一直悶著聲音叫著,有時快要忍不住叫出來瞭就伸手去摀住嘴巴,所以都沒有被發現。後來那個人經過瞭我們所在的病房,走向護理站的方向,我猜應該是去裝水的。我看她一離開之後就拍瞭一下琪惠,示意她要出發瞭,接著一口氣沖到下一個轉角。正想低下頭來稱讚琪惠,卻發現她不見瞭!

      我從轉角處探出頭,走道上沒有半個人,但那個裝水的人應該也快回來瞭,隻好先在原地等候。我聽著那個人的腳步聲慢慢靠近,走進病房,然後床架發出嘎嘎的聲響,確認她已經上床之後馬上沖回剛才那間病房,看到琪惠正縮著身體躲在我們剛才藏匿的地方,不停發抖著。我趕緊過去抱住她,她的身體一直在顫抖,也緊緊抱住我,在我耳邊對我說:“主人,小惠剛才腳沒力氣,跑不動,小惠一個人好怕…”

      我用力抱緊她,不斷撫摸她的長發,在她耳邊對她說:“小惠乖,小惠最棒囉,不怕不怕。”

      不久顫抖停止瞭,小惠把小嘴湊到我耳邊說瞭聲:“插穴…”

      這句話弄得我啼笑皆非,差點笑出聲來,隻覺得小惠真是太可愛瞭。我告訴她:“等一下主人就很用力插小惠很多下喔,小惠乖,我們繼續走好嗎?”

      她依然沒有一絲猶豫,對我點點頭,又跟著我走瞭。我們到瞭下個目標:大陽臺。我打開門,帶著琪惠走瞭出去。我們走到陽臺邊,找瞭一個從走道看不到的死角,要琪惠站起來,跟她說今天的小狗課程結束瞭。她很高興的抱著我,興奮地說:“插穴!插穴!插插!……”

      我立刻用嘴巴堵住她的小嘴,同時緊緊抱住她。她的小身體緊繃瞭一下之後又很快地放鬆,似乎很舒服。我手上也沒閑著,一手到她胸前用力地揉她的巨乳,另一之後伸進她的褲襪裡,摳起小穴來。

      隻摳瞭不到半分鐘,小惠就開始呻吟:“主……主人……小惠的身體……喔………好熱……好奇怪……小惠……小惠想要……啊……想要……小惠要尿……尿尿瞭……”

      她剛說完我就感覺一股熱流襲擊我的手指,接著排山倒海地噴洩出來,似乎真的是失禁,潮吹應該沒有這幺熱吧!?或者是兩個都有,但這不重要。總之她整條褲襪都濕瞭,地上也濕瞭。我蹲下來將她的褲襪脫瞭丟在一旁,用舌頭舔她的小穴。她連忙說:“主人不要…小惠好髒…不可以…啊……好……好舒服啊主人……”

      我感覺琪惠地淫水越流越多,似乎很喜歡這樣,所以就繼續加強嘴上的動作,手也伸到她的乳頭和屁眼去進一步挑逗她。

      “主人……小惠……小惠好想要……插我……插我嘛主人……求求你……求主人插我……”

      我不理會她,持續著我原先的動作。忽然手上的電子錶發出“嗶嗶”的報時聲,時間已經是11點瞭,我怎幺覺得好像忘瞭什幺事情……對瞭!眼鏡女!我突然想起早上叫眼鏡女到被單室等我的事,不知她會不會照辦。於是我又停止瞭對琪惠的挑逗,跟她說這邊插穴不舒服,要到昨天那裡去插。她聽瞭有點失望,但也不得不聽話。出發前我看到剛才丟在一旁的褲襪,突然靈機一動,要琪惠再扮一下小狗,我將褲襪撿起來,一端綁在小惠的脖子上,一端抓在手上,對小惠說:“這次主人牽著小惠好嗎?”

      她很高興地點點頭,我就牽著這個全身白皙,胸前掛著兩團淫肉的小狗前往被單室。一路上我還交代她說待會不管我說什幺她都必須聽我的,才可以插穴,她很爽快的答應瞭,隻叮嚀瞭我一句“一定要插穴喔!”我摸摸她的頭,告訴她這次絕對不會騙她。她笑得很開心。

      我走道被單室門外,就看到裡面的燈是亮著的,我心想這眼鏡女果然上鉤瞭,便牽著琪惠進去,然後很快地把門關上。

      “哈囉!”我對眼鏡女打招呼。

      眼鏡女看到我進來並沒有太驚訝,但當她的視線註意到我牽著的琪惠時有點嚇傻瞭。

      “琪……琪惠學姊?”眼鏡女驚呼。可能琪惠也有指導過她,或者根本是同一個護校出來的,這我不清楚。

      “你對琪惠學姐怎幺瞭?”

      “先別問這個瞭,把衣服脫瞭吧,一件都不能留。別忘瞭早上的事情。”

      這眼鏡女其實還蠻好騙的,或許是傢庭教育的關係,也或者是她一直都扮演一個很乖的優等生,在我的威脅下竟然乖乖聽話,將全身衣服都脫光瞭。

      眼鏡女的皮膚也很白,跟琪惠不相上下,身形不胖不瘦。但乳房比琪惠小瞭很多,約隻有B罩杯,乳暈是漂亮的粉紅色。小穴上面的陰毛不多,而且像是有修剪過一樣,非常整齊。她的腿是我最喜歡的部分,很均勻,而且有點肉肉的,沒有肌肉,感覺很柔軟。整體來說非常地美,而且她脫光有後十分害羞,遮遮掩掩的姿勢讓我覺得很性感,很有吸引力。

      我先忍住我的沖動,吞瞭口口水之後低頭跟琪惠說瞭幾句話。說為琪惠就站瞭起來,撲到眼鏡女身上,將她撲倒在床墊上,接著將她的小乳頭含進嘴裡,用琪惠特有的口技挑逗著她,同時也用手去摳她的密穴。

      “學……姐……不要啊……啊……學……啊……”

      漸漸地眼鏡女放棄瞭抵抗,反而發出舒服的淫叫聲。但她還有一點理智,在淫叫中不忘問我說:“你……啊……要怎樣才肯……放過我……”

      我笑瞭笑,一臉無奈地說:“其實早上的事情我也沒證據,你要走隨時可以走,我不會去告狀。隻是……現在你還想走嗎?”

      “我……我當然……啊……我才……嗯……啊……”我搞不清楚她到底想說什幺。

      琪惠愛撫眼鏡女的時候屁股翹得高高的,我看小穴也濕得不能再濕瞭,便脫下褲子,將硬挺的大老二一口氣從背後用力插進琪惠的淫穴裡,突如其來的刺激讓她“啊~”地叫瞭出來。我不理會,因為我知道琪惠懂得克制自己的叫聲,所以繼續一出一進地用力插著琪惠的穴,每一下都用力頂到她的子宮,每一次抽出都有大量淫水隨著我的老二噴灑出來。

      “啊……主人……快……用力插……啊……小惠的穴穴……小惠好濕……小惠是主人的性……性玩具……快……啊……蹂躪小惠……好……好舒服……不行瞭……啊……”

      隨著琪惠的叫聲,我能感受到一股液體從她的體內噴出,沖擊我的龜頭,她一定是高潮瞭。但我沒有停止抽插,反而更用力、更激烈地繼續插穴。大約插瞭一兩百下之後,琪惠已經沒有力氣再幫眼鏡女愛撫瞭,整個身體軟攤在她身上,兩顆巨乳緊緊壓在眼鏡女的大腿上,隨著我每一次的抽插在她身上磨蹭著。

      失去瞭琪惠的愛撫,眼鏡女的小穴頓時變得空虛,現場看到我們似乎讓她慾火焚身,粉白的小臉都變得紅通通的。她眼睛直視著我們的性愛時況,手卻無意識地伸到下體自慰起來。

      眼看琪惠已經被我插得高潮一次又一次,淫水都快洩幹瞭,不住地向我求饒:“主人……小……小惠要死瞭……沒力氣瞭……啊……拜託……饒瞭小惠……拜託……啊……”

      說著又是一股淫水沖瞭出來,我感覺到小惠真的不行瞭,小穴沒有力氣可以夾緊我,身體開始抽搐,甚至連講話都有氣無力的。於是我抽出陰莖,放開琪惠的腰部,琪惠失去瞭我抓住她的力量,整個人立刻癱在眼鏡女身上,下體不斷流出水來,身體則是一動也不能動。她知道我還沒射精,於是硬是擠出最後一點力氣跟眼鏡女說:“怡婷……請你……滿足主人好嗎……”說完琪惠就離開眼鏡女的身體,倒向旁邊的床墊,昏睡過去。

      眼鏡女不知有沒有聽到,隻是兩眼無神地望著前面,不斷的用手愛撫胸部跟小穴,臉上露出很舒服的表情。我也不管她答不答應,直接抱住瞭她,吻上她的嘴唇,用舌頭在她嘴裡翻攪。這個動作像是觸發瞭什幺開關似的,眼鏡女像變瞭一個人一樣緊緊抱住我,拚命鎖求我身上的溫度,接著用她纖細的手指抓住我的陰莖,往她潮濕的粉紅小穴裡送。我才插進半個龜頭,就覺得這小穴實在太緊,簡直就是未經人事的特級品。雖然我很淫亂,但我還是怕她還是處女,不希望造成她一生的遺憾,於是硬是挺住腰部,不讓龜頭繼續挺進,一邊問她說:“你還是處女嗎?想請楚喔!”

      她此刻已經是箭在弦上、不得不發,哪裡管什幺處不處女,用力地將我壓向她的身體,同時也將自己的下體挺起,我的陰莖有一半左右就插進瞭她的小穴。

      這時我隻有一個感覺:“好緊!”這穴就是二十年來守身如玉的女人的小穴嗎?

      這種感覺真是太令我受不瞭瞭,光是插入到這個深度我就覺得快射瞭。接著我打算就以這樣的深度開始抽插。想不到眼鏡女竟開始呻吟起來。

      “還要……再深一點……插破我的處……處女膜……插死我……拜託”

      這樣的腰求起有拒絕的道理,我把力氣集中在下體,兩手抓住她的屁股,全力一插!整根雞巴就這樣全部進入瞭眼鏡女的陰道裡,弄得她大叫瞭一聲“啊……”,但是馬上被我很機警地用手摀住瞭嘴巴。不知道這聲叫聲到底是痛還是舒服,但我不管,腰部像公狗一樣快速的擺動,粗大地陰莖在她體內進進出出,上面已經沾有血絲,不過淫水還是源源不絕地流出來,讓我插起來十分順利。

      “喔……老公……繼續……好舒服……原來做愛這幺……啊……舒服……快插……插我的小穴……喔……又要……要去瞭……”

      眼鏡女渾身一陣激烈的抽蓄,達到瞭高潮,但我還早得很,完全不管她還行不行,逕自在她的穴裡繼續瘋狂地插著。

      “喔……不行……要死瞭……要死瞭……好……好爽啊……喔……又要去瞭……”

      她很快地又高潮瞭兩三次,之後她根本已經沒辦法再說任何的淫話,隻是嗯嗯啊啊地叫著,最後甚至連聲音都發不出來,像個玩具似的任我抽插。我看她也不行瞭,隻好強迫自己早點射精。我從小穴裡拔出陰莖,對著眼鏡女的臉套弄瞭起來,最後終於把精液噴在她的臉上和眼鏡上。她伸出舌頭,舔瞭一下精液嘗嘗味道,之後很滿足地昏瞭過去。

      說來也正巧,眼鏡女才剛昏過去,琪惠就醒瞭。我到她身邊,親瞭她的臉頰,她也很溫柔地抱著我做為回報。我問她累不累,她隻跟我說舒服極瞭,哪裡會累,還有力氣的話她還想再繼續呢。

      我笑瞭,跟她說以後想要隨時可以跟我說。她窩在我懷裡,輕輕說瞭聲:“謝謝。”

      其實我對她還是滿懷著疑問,或許這時候是問清楚得好時機,於是開口說:“小惠,你可以老實告訴我為什幺你會選擇我嗎?為什幺要我當你的主人?”

      她也不再有任何顧忌,很乾脆地將所有事情都告訴瞭我。

      她說選擇我是因為我很像她的老公。當然她老公的身材、樣貌、陰莖尺寸都比我差的多,跟我一點也不像。但是她很風趣、很鬼靈精怪,喜歡想出一些變態的遊戲跟她一起玩。像是穿各種角色扮演的衣服出門、不穿內衣褲、將做愛過程自拍成A片,或是扮演某些情境做愛等等。漸漸的,琪惠開始喜歡上這些遊戲,不,應該說根本是已經中毒,變得不玩這些遊戲不可瞭。她跟老公在一起很快樂,老公不斷想出新的遊戲,她也很配合,兩人相處得很快樂,她也懷瞭她的女兒,想說這樣的幸福日子可以一直持續下去。

      就在女兒要出生的前三個月,她老公因為交通事故過世瞭。雖然留下一大筆保險金給她們,讓她可以暫時不用煩惱小朋友的問題,但她覺得生活頓時便得空虛無比。每天就隻是像魁儡一樣上班、下班,想要的時候即使插進再大的假陽具也無法填補她的空虛,她再也找不到以前跟老公再一起的刺激感覺。就在她對人生絕望的時候,我住院瞭。我剛住進來的時候就對她講瞭一堆有的沒的,讓她覺得我跟她老公好像。

      但她不敢確定,所以她打算進一步確認。第一天晚上她先騙我當瞭她的主人,當然那種情況下誰也不可能拒絕……第二天她打算看我會想出什幺鬼點子,結果我就要她扮小狗繞醫院一圈,讓她很興奮,覺得又找回以前的感覺瞭。到那一刻她才確定我就是她命中註定的人,不管怎幺樣也想跟著我。這也是為什幺第一天她什幺都不願意說,到今天才肯說出來的原因。

      “我有小孩,所以我不奢望你可以娶我,但是可不可以就把我當作你的奴隸,多找時間來陪我,欺負我?”她最後眼淚汪汪地看著我,對我說瞭這番話。

      我有點愣住。確實如果要娶她,老爸老媽不可能沒有意見。但是如果以後有瞭女朋友,又豈能一直跟她這樣搞?於是我露出一臉為難的樣子。

      她很善解人意,不等我回答就搶先說:“我知道這很為難,是我一廂情願。

      不過至少現在讓我對你撒撒嬌。我隻要知道還有你這樣一個人,偶爾可以想想你就夠瞭。“說著就一邊緊緊抱著我,淚水從她眼裡留下來。

      這楚楚可憐的樣子讓我無法抵擋。在加上她此時全身光溜溜的,雪白的皮膚跟美麗的巨乳都在我的視線範圍裡,這樣的身材真得是人間尤物,每一點都足以達到我擇友標準的頂標。這些條件讓我腦袋大量充血,一時無法管理我的思緒,竟然就脫口而出:“我答應你,我會常常陪你。如果可以的話,我會娶你!”

      她停止哭泣,望著我說:“真的?”

      我點點頭。她又哭瞭,應該是喜極而泣。一邊哭還一邊對我說:“謝謝主人,就算是哄我的也好,小惠好高興。”

      我傻傻的對著她笑,她也對著我微笑。接著我就感覺身體有點熱,然後頭暈暈的,我想應該又發燒瞭,於是告訴琪惠我得先回去躺著瞭,並交待她幫忙清理一下眼鏡女,幫她穿上衣服。琪會立刻答應瞭我,先裸著身子扶著我回病房,在我床邊穿上上衣、小短裙,還有已經沾滿尿液和淫水的褲襪,照顧我直到我退燒才離開去處理眼鏡女的事。後面的事我也管不瞭,因為我又要昏睡瞭………隔天同樣是四個小護士來叫我起床量體溫,不同的是眼鏡妹不再隻是看著她的筆記本,而是臉上戴著紅暈,不時偷看我,看完又害羞地低著頭。其她人似乎沒有查覺到這個情形,還是跟往常一樣站在旁邊。

      “不是要量體溫嗎?”我故意問。

      其她人聽瞭也覺得奇怪,怎幺負責量體溫的眼鏡妹還傻傻站在那不行動,全都看著她。她被我的話驚醒,才回過神來,拿著體溫計慌慌張張地往我腋下插。

      我趁她靠近的時候在她耳邊小小聲地說:“想要內褲的話等一下你一個人來收溫度計。”

      其實我昨天昏迷中還不忘偷抓瞭她的內褲帶走,現在藏在我的枕頭下。我看她今天跟昨天穿同樣的衣服、褲襪,頭髮跟臉上的妝也明顯沒有平常這幺整齊、講究,便猜想她應該昨天被我幹完就在那裡睡到早上,沒回過傢就直接上班瞭,因此現在下半身肯定是沒有內褲的。她聽瞭以後慌慌張張地說瞭聲“好”,就馬上跟著其她人離開瞭。她的態度也間接證明瞭我的猜測是正確的。

      十幾分鐘以後,小護士們巡視完所有病房,眼鏡妹果然單刀赴會,來到我的病床旁邊。

      “簾子拉起來。”我指使她,她竟然一句話也沒說,很乖地照辦瞭。

      當她做好我交待的事,走回我床邊時,我手上已經拿著她純白潔凈,但沾瞭許多淫水以致泛黃的內褲交到她面前。她低著頭,收下瞭內褲。我也沒有再說什幺,想說她拿瞭東西應該就會離開,但她卻一直站在原地不肯走,好像想跟我說什幺。

      “你…可以走瞭,我沒有什幺要你做的瞭。”我對她說。

      她聽完我的話,頓瞭一下才緩緩開口說:“你……還會……還會像昨天一樣……跟我……嗎?”

      “跟你什幺?”

      “做……愛……”她整個臉都紅瞭。

      我猜這小妞是嘗到性愛的滋味以後上癮瞭。雖然多瞭一個肉玩具也不錯,但我還是故意裝傻,想弄清楚一些事情。問她說:

      “一定要找我嗎?為什幺不找你男朋友?”

      “我沒有……男朋友……”

      “怎幺可能,你這幺漂亮,一定很多人追你才對啊?”我故作驚訝。

      “哪…哪有……才沒人追我……”她似乎很開心,也很害羞。

      我看她的樣子應該是上鉤瞭,這招用來對付像她這樣的小女生還真是萬試萬靈。於是我趁勝追擊,繼續用話設計她:

      “怎幺可能?……我知道瞭,一定是你太優秀,又美得像天使一樣,男生才不敢追你。一定的,一定是你太完美瞭!”

      “哪有你說得這幺好…”她開始有點得意,似乎也開始覺得自己就是這幺完美的女人。果然隻要稱讚個幾句,母豬也會上樹。

      “我跟你說,這我有經驗,以前我有朋友也是這樣。隻要你今天開始多笑一點,不要老是穿得這幺正式,頭髮也不要弄得這幺規矩,一定沒幾天就會有人追你瞭。相信我……”

      “我不要……”她脫口說出這句話,然後突然斷掉,思考瞭一下鼓起勇氣說出:“我是想要當你的女朋友!”

      “當我女朋友?”我早猜到大概是這樣,但還是假裝驚訝。

      “對啊!你昨天晚上都……當然要負責啊!”她有點歇斯底裡,不過還記得壓低聲音說這些話,沒讓其她病人聽到。

      “我……這……真的不行啦!”

      “為什幺?你想不負責嗎?人傢……人傢的第一次……嗚……”說著她竟然就哭瞭起來。

      “不是啦!不是我不負責,隻是做我女朋有規矩很多,我怕你可能沒兩天就受不瞭瞭。”

      “才不會,你不要小看我,我什幺都做得到,我都聽你的,拜託……”她激動地說著,同時緊緊抓住我的手。

      “這……”我想說她已經差不多中計瞭,正想就這樣答應她,簾子外面就傳來:“怡婷!你在這嗎?”的聲音,而且聲音非常近。

      眼鏡女知道一定是自己離開太久,其她護士來找她回去,趕緊放開我的手,拉開簾子說:“我再這!”

      站在簾子外的是跟她同一群的害羞實習護士淑玲,她站的位置離我們很近,近得足以聽到我們剛才說的話,隻是不知道她站在那多久瞭,聽到瞭什幺,隻見她眼神飄忽地在我們兩人身上打量。

      “怡婷,學姐在找你,說要練習打針瞭。”害羞女用細得幾乎聽不見的聲音說。

      “知道瞭,因為……體溫計剛才沒夾好,所以重夾瞭一次,所以比較久。我們走吧。”眼鏡女也不是簡單的角色,很快就編出瞭合理的謊言。

      害羞女隻答瞭一聲“喔”,變跟眼鏡女離開瞭。走到門口的時候害羞女還偷偷轉頭過來,用詭異的眼神看瞭我一眼,又很快地轉回去,快步離開。隻留下我一個人愣在床上,頓時感覺空虛無比。我感覺手上似乎有個絲質柔軟的觸感,一看之下我竟然抓著一條內褲,好像是剛才眼鏡女握住我的時候又不小心把它還給我瞭,隻好再把它藏回枕頭下面,也不打算再還她瞭。

      這些小女生有時間再慢慢處理吧,我還是趕快想想今天晚上要怎幺欺負我可愛的琪惠,於是拿起手機,將今天要玩的遊戲打成簡訊,傳給琪惠。
    Contents



    嚴選免費成人小說
    倚天屠龍別記        兄妹相姦        女代母職        出軌之母        都市極樂後宮        巨物的優勢
    縱慾女教師        愛跳肚皮舞的媽媽        傢政美人        我同學的可愛女友        小龍女淫記        獵豔

    上一篇:接待科的故事 下一篇:未必真實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淫肉醫院 】
    图片小说推荐排行榜
    图片小说月排行榜